手机版

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2元店货源地址 2元店,小商品行业的超高利润分析!

发布时间:2022-05-19   来源:网络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2元店货源,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2元店货源在几区

你每天在你生活的城市中,不知有没有留意过周边这样的群体:

每天中午叫餐前,打开美团寻找红包的优惠;

跟朋友恋人看***之前,打开淘票票,寻找折扣的优惠;

偶尔去喝杯星巴克咖啡,还想着***积分免费兑换;

……

其实这部分群体的收入并不算社会底层,如果平时多花个几十块也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们有房有车,可就是要省钱,尽量节俭。

如果把视角放大拉远,你会发现,“拼多多”的团购平台,用了短短几年时间,用户规模达到了几亿之多,成为异军突起的知名电商。

此外,二手交易平台——闲鱼、线下低价日用品店——名创优品、客单价50元的呷哺呷哺火锅等异军突起,在全国攻城略地,硬是在实体萎靡的世道下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就是现实的奇怪之处:政府、商家、全市场都在热盼消费升级,各种宣传广告铺天盖地,可就是在全社会的消费升级大潮中,拼多多却逆势上扬,通过低价、山寨,硬是挤进了头部电商平台的圈子。

商品非但没有越卖越贵,反而是那些价格低廉实惠的商品更有市场。

有些行业,在外行人看来,low的不能再low,有些人甚至想不到为什么会存在这种行业,这种店铺。但是,有一句真理名言说的好:存在的,就必然是合理的。今天,我就来带大家分析一下,2元店这个不起眼的店铺背后的利润到底有多少。

2元小店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出现了,那时候我总感觉这么便宜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赚钱呢?应该真的是清仓甩卖吧!

然而,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生意还是如此火爆,我便好奇起来,想要知道这背后的秘密,经过调查,现实真的是出乎意料,其底下有着庞大而完善的利益链条。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这类2元店的盈利模式基本就是薄利多销,但实际上,他们的利润并非如此,时至今日,2元店早已衍生出自己的一套利润生态, 大致如下:

低级生态:

2元店的货源,绝对不是成本高于两元以上的所谓的‘清仓’产品。

大陆有着全世界最健全成熟的工业体系,最多的廉价劳动力,它产出的工业品成本简直低到可耻,市面上很多看起来值个十块八块的东西,其成本可能也就几毛,如果是进货量大的渠道还有议价权,估计成本还能再压低个一些。所以利润率超过100%的不计其数。

主要货源渠道:阿里巴巴,慧聪网,义乌小商品市场,加盟品牌商以及其他线上专门的批发市场。

中级生态:

2元店绝对满足于每一件商品只赚各块八毛的,假如真的去赚几毛几分的钱,对于一天几百元的房租、工资来说,无论生意有多好,注定是在做慈善而不是生意,一天卖几千上万件物品确实太辛苦了,他们本质要的是“流量”。

2元店的老板们,会花很大的精力用收垃圾的价格去买各大厂商、仓库的尾货,这样会让他们的产品成本非常低,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盈利点。

真正盈利的是,经过精挑细选后,明显看上去价格不错的产品未必只卖2元,部分看起来超值的产品会划分5元区,10元区,甚至卖到几十元,而其成本其实是基本一致的。

此时的利润率可就是500%,1000%起了,同时价格实惠很容易产生多笔购买,这种用收垃圾的价格买来的东西,也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润。

高级生态:

成规模的组织,他们最主要的盈利项目是在大量的尾货中挑选出来的看上去品质非常不错的产品,通过某些渠道进入“高大上”的卖场去销售,这个时候成本早收回来了,甚至有了利润。

另外,现在有很多集团以招商加盟的性质去做这个市场,有专门收尾货、挑捡分类、x元精品店加盟、店铺供货,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做市场,整整的一个利益链条,用成本极低的产品,去招商,两元店加盟,赚取加盟费,并且店铺还要一直进货,这样就多了一个处理货源的渠道。

怎么样,商业模式都是如此优良,赚钱真的很难吗。

在信息如此充分的今天,我们看不懂怎么赚钱的行业任然比比皆是,毕竟聪明人非常多。

所以我们看待任何生意,最好是能追溯本源,看到背后的秘密,一个2元店只不过是一个大利益链条中的冰山一角而已哦。

以上内容来自网络,目的只是为了学习参考和传递资讯。

其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qq750733155】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服装鞋帽
箱包饰品
美容美体
母婴童装

今日头条

富贵鸟官方旗舰店男装裤子 单日涨粉破百万,鸿星尔克在快手72小时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1
富贵鸟官方旗舰店男装裤子 单日涨粉破百万,鸿星尔克在快手72小时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a级韩国乱理伦片在线观看,tube 69sex 第一次,黑人巨大videos极度另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